中新網4月25電 據西班牙歐浪網報道,日前,當地一名無居留僑胞因在西失業已久,多方委托幫忙找尋工作,豈料竟“偶遇”一名幼年時的好友,隨後該好友表示其所定居的希腊目前狀況很好,其在那邊已經有了自己的店面,當地的工作機會多且工資高。在一番該好友的保證之下,僑胞花錢委托其辦理偷渡去希腊的事宜,豈料抵達後才知道被騙,還搭上了一筆“偷渡回西班牙”的費用。
  據瞭解,小陳(化名)出國至今有近兩年時間,此前小陳在國內並未有過工作經歷,同樣也沒有任何手藝,因此,小陳只能在親戚的安排下到一家華人餐館當洗碗工。知情人告訴記者:“小伙子戴眼鏡,斯斯文文的,話又不喜歡說,根本就不適合做廚房,不過沒辦法,沒有任何手藝,只能洗碗了。”而儘管小陳願意當洗碗工,但在學手藝方面卻一直沒有績效,在餐館內上了一年多的班卻還依舊只能洗碗,知情人告訴記者:“一般做廚房一段時間之後炸油鍋就基本會了,但是這小伙子戴眼鏡,度數還不低,做廚房本來油煙就多,油鍋更是這樣,另一方面他自己不想做,老闆也不敢讓他做,所以做了一年多還是在洗碗。”而一直到了去年年底,小陳所工作餐館的老闆請來了一名油鍋帶洗碗的工人,小陳則順勢被炒掉了。失業後的小陳暫時在親戚家裡居住,其親戚也一直幫小陳四處找工作,但一直沒有結果。
  就在小陳失業近一個多月後,小陳在網上“偶遇”一名幼年時候的好友,知情人告訴記者:“他的這個朋友是他念中學時候的一個插班生,是外省的,父母來本地務工,這人就跟著插班到了小陳班上。”而這個名叫“小李(化名)”的朋友在念書時代和小陳關係算是十分不錯,並且小陳知道小李在念完高中後就偷渡前往希腊了。小陳還在國內的時候,小李還偶爾會從希腊打電話給他,但出國幾年後兩人便斷了聯繫,而隨後小陳也走出國門。在兩人網上“偶遇”之後,小李當即詢問了小陳的現狀,並表示自己在希腊多年,已經有了合法身份,並且還結婚開了一家店面。而在瞭解了小陳的情況後,小李則表示西班牙的經濟越來越差,但希腊的經濟卻在複蘇,目前有不少沒有身份的朋友在他幫助下轉去希腊工作。
  知情人告訴記者:“他這朋友說,他幫好幾個朋友偷渡到希腊那邊,都找到不錯的工作,而且工資還比西班牙這邊高多了。”小李表示,如果小陳在西班牙獃不下去的話,可以考慮去希腊。他表示,希腊那邊工作機會非常多,如果小陳要過去的話,那麼他絕對可以為小陳找一個文職工作。小李稱,小陳在國內念書很不錯,其有不少做外貿的朋友需要小陳這樣的人才,並且待遇還不低。對此,小陳則表示要做一下考慮,並同時與國內父母進行了商量。
  就在兩人有了這一次“偶遇”之後,小李隔三差五的詢問小陳的狀況,每每小陳表示找不到工作、陷入困境的時候,小李就不斷建議小陳果斷點做決定去希腊。而在今年1月初,小陳在依舊未能找到工作的情況下,與父母商量之後終於做了決定,隨即小陳委托小李幫忙,偷渡前往希腊。知情人告訴記者:“中間一共花了差不多2000多歐元這樣,錢是分開拿的,委托辦理的時候交了1000歐元,然後到了之後又交了1000多歐元。”而小李似乎確實有“大本事”,在小陳委托辦理沒幾日之後即安排小陳“上路”,並且當天就到了希腊。然而,到達希腊之後,小李卻並未像其此前所說一般為小陳安排工作,而是為小陳租了一個房子,讓小陳先住著。
  原本,小陳以為在抵達後小李會將他接回其住家,並儘快為其安排工作,但豈料小李並未如此。不僅小陳自己掏錢租房子,在此之後,小陳幾次三番地催促小李幫忙安排工作,小李也是一直推諉。期間,小陳為此和小李險些鬧翻,但奈何小陳孤身一人在希腊,舉目無親,甚至連出門都不認識路,因此只能一直等待小李的安排。
  就這樣,兩個月時間轉眼久過去了,小陳卻依舊在出租屋裡獃著,小李也始終未曾安排小陳上班。在這樣的情況下,小陳的父母讓小陳去跟小李攤牌,若是對方實在不幫自己找工作的話,就讓對方將自己送回西班牙。隨即,小陳與小李說開了,但小李則表示,若是要回西班牙的話,則還要再付一筆偷渡費用。如此一來,小陳算是知道自己這一趟不僅是“白來”,更準確的說應該是被“騙來的”。但如今被困在這麼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小陳及其父母也只能老實付錢。
  不久後,小陳支付了返回西班牙的費用後,小李安排將小陳送了回來,而隨後雙方就斷了聯繫。知情人告訴記者:“這一來一回的兩個多月時間,小陳花了往返費用5000多歐元,而且在希腊期間,他朋友安排租的房子的房租和伙食費什麼的,加起來也有好幾百歐元。”
  儘管在最後小陳知道自己被騙,並且在希腊期間瞭解到小李在當地一直就做著類似於“蛇頭”的行當,但是小陳也沒辦法找對方麻煩。知情人告訴記者:“小陳國內家人想去找對方麻煩,可是對方根本不是本地人,對方的父母也早就回了老家,找也找不到人。”(雨落)  (原標題:旅西失業華人被“發小兒”欺騙 偷渡希腊無功而返)
創作者介紹

California

ot57otawr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