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日,湖北楚天都市報記者滿達暗訪洪山區青菱街石咀村村主任為兒子擺慶生宴遭群毆,造成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右手疑似骨折。當地警方和紀委介入調查。昨日夜間,洪山區人民政府辦公室官方微博通報此事處理情況,目前,涉嫌毆打記者的六名涉案人員已被拘留,當地村主任因違規設宴對其黨紀立案調查。(6月4日人民網)
  記者是時代的“叫雞公”,肩擔道義,筆寫春秋。在社會轉型期,記者因其工作屬性更多地承擔著社會的重托和民眾的期待,而現實卻常常使他們陷於尷尬。記者被打,不僅損害了記者個人身心和公眾的知情權,還暴露出當下新聞的困境和記者的職業風險。記者要做“狠角色”,不僅是職業擔當的需要,更是社會良心的自我保護。
  “危險職業”需要記者做“狠角色”。時代大潮洶涌激蕩,記者既要針砭時弊,勇做政府鏡鑒,又要進行輿論監督,做好群眾喉舌。在官民情緒對立、利益格局調整的今天,風險如影隨行,曾經充滿了光榮與夢想的記者職業,開始遭遇暴力、威脅、訴訟、騷擾等各種困擾。來自身心的雙重壓力,更應喚醒新聞記者的角色意識。做個“狠角色”,就是要不畏浮雲遮望眼,用手中筆桿刺貪刺虐,為大眾擠破社會“膿瘡”,更有效地發揮記者監督輿論、激濁揚清的職能作用。
  “良心職業”需要記者做“狠角色”。公眾對於記者的認知,常常趨於兩種極端:其一,記者是“青天大老爺”,伸張正義、守望良心;另一種看法與之相反,記者寡廉鮮恥、沒有底線,出賣媒體公信力去尋租和被收買。誠然,新聞的功能如果停留在宣傳上,記者將永遠不會遭遇暴力待遇。在社會普遍的物欲和生存壓力下,新聞界的“狠角色”,往往是那些攜夢前行,堅持職業理想和操守的記者。他們記錄現實,書寫歷史,守望公平正義,用艱辛智慧的勞動贏得職業光榮,用風清氣正的聲音當好建設者、傳播正能量,無愧自己的良心。
  “無冕之王”更需要記者做“狠角色”。記者,被人們譽為“無冕之王”,上可攀居廟堂,與權貴顯要為伴,下可悠游江湖,與販夫走卒為朋。正因為從業環境複雜,記者面臨各種誘惑和選擇,如果政治立場不堅定、工作作風不扎實、業務素質不過硬,很容易心浮氣躁、迷失自己。作為黨的新聞工作者,只有堅持用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正確分析和指導新聞實踐,學會在大局下思考、從細微處著手,才能涵養正面積極的心性,最終百煉成鋼,成為眾口稱贊的“狠角色”。
  時代需要記者用新聞報道來謳歌先進、揭露醜惡,反映社會本質,引導社會進步。從“跑新聞”到“寫新聞”,再到思考新聞,不僅是新聞創作主客體之間的轉換,還是實現新聞追求的“完美閉環”。在社會組織仍不發達、公共空間尚不成熟、信息溝通亟待通暢的背景下,記者惟有進入閉環,代以“角色”,勇敢擔負起時代所賦予的責任與使命,才能更好地發揮新聞媒體的社會功能。
  文/顏陳  (原標題:記者應做“狠角色”)
創作者介紹

California

ot57otawr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